我被骗了,代价是老婆的身体

时间:2020-01-08

我和老婆静怡结婚已经两年多,由于年纪不大,想多点积蓄再生小孩,因此还过着两人世界的生活。

静怡白天在某大企业担任企划工作,总打扮入时,加上本身面貌身材条件都不错,因此不时有配合厂商的窗口想约她吃饭,或送点小礼物的情况发生。

高潮后的静怡激情稍减,但是目前我们这样的体位干起来特别容易顶到她的G点,她双手高抬让我恣意妄为,有了刚刚大量淫水的助滑,更延续的我持久力,我摸着她的胸部,没两下她的乳头又翘起来了,下身开始随着我的抽插前后扭送。因为静怡的视力不好,回家后已经拔掉隐形眼镜,我故意说:对面四楼不是住着一对兄弟吗?他哥哥刚刚出来阳台抽烟后,灯就熄了…我想一定躲起来偷看…

话一说完,她双手遮胸,抬头看了看窗外,(当然一片漆黑),她本来想躲,我跟着说:静怡!刚刚你最羞的样子已经被看过了,夫妻性爱本来就正常,让人家好好的观摩,我和老婆是多麽性福的…观念保守的老婆依然放不开想要躲藏,但是娇滴滴说:老公!你今天好利害喔,快把我干坏了!我又说:你把脚张开点,让我干得更进去些,这样比较快出来… 她羞红脸说:那…那…那会被看到…我故意停止抽插的动作,她温柔的问说:老公,你生气了?从她乾乾沙哑声我知道她又发骚了,我沉默不答,她咬着嘴唇,闭起眼睛,缓缓的张开对着落地窗的双腿,我仍旧动也不动…

这时我开始相信人家说的:女人最大的性感带在大脑

闭上眼的静怡满天飞舞的思絮全是自己被偷窥的淫荡模样,她为了怕我生气主动磨擦我的肉棍,但是碍于姿势,她的扭送总是对准自己的要害,多方面的刺激很快就让敏感的静怡又浪起来,我在她耳后又加油添醋说:我要是男人看了你的骚样,一定会抽出鸡巴打手枪…

我干着干着,没想到静怡竟然冒出一句:…喔…喔…别在干我…嗯…我有老公了…嗯…

说到危急之处,她又洩身了,这回我就跟着喷出我的浓精。这次的性爱老婆也觉得很幸福,很回味。

自此之后,每当做爱,我总会故意说几句她春光外洩的事来引起激情。有时她会故意带上眼罩,我也不排斥她的性幻想,清纯的老婆不晓得这是我梦寐以求的。

当然我还是会怕怕的。

第一次在网站回覆处留下自己的email。收到许多的广告信。还好是kimo的信箱,会自动过滤。几天后,我收到一个试探性的问候:要不要先交换几张照片?先附上我老婆的…

附件上的女人看不到脸,拍得就如同网路上的自拍照一样。

回还是不回?

最后我回了。当送出老婆的下体裸照时竟然有种前所未有的兴奋

对方显然有过经验,(他一直说没有),我说我还不敢对老婆说,他好像很急,但是又装不在乎,并表示可以先认识一下,就当朋友一起出去玩玩。

这点说动我,他说如果直接来他婆也不是很愿意,还骂他变态。

他叫阿威,他老婆叫小洁,听就知道是假名。我为了不让老婆怀疑,没用假名。

第一眼看到小洁就觉得这女人很有气质,比静怡稍显丰满,她话不多,看来阿威虽然没取得小洁同意,可是应该有跟她说这聚会的目的。

所以…但是老婆则不然。阿威的身材和我差不多,年纪应该比我大几岁?长得算是「顺眼」。

玩乐略过不谈,重点是晚上。

阿威说朋友在经营民宿。(想也知道是假的,但老婆并未细察),一行四人就睡同房间。(这是理所当然的安排)

就如同色文上说的,总要喝点酒甚麽的。老婆也喝了快两罐的啤酒,还没起疑。

我不晓得怎麽开始?阿威有点不爽。耗到大家都洗好澡上床,阿威不想睡,他按着电视无目的的切着,一台接一台的。

静怡怕光,本来就有准备眼罩(这是我提醒的),她主动带上,还抱我一下说:还好老公记得!阿威看我躺着躺着好像也要睡了,就把电视关掉,熄了床头灯,留下浴室边的小灯,没多久就听到他和小洁亲匿的声音,(我觉得有点故意)但是一想到那气质美女小洁被七上八下的,那有不动心?往他们的床位一看,床单裡看来是全裸的小洁正被阿威揉着胸部,小洁的身体扭来扭去的,看来床上的她也很骚。

我看得口乾舌燥,那话儿当然也蹦跳着涨硬。阿威不断的玩弄着小洁,小洁开始没节制的哼着。

我快受不了了。下体忽然被静怡的小手给握住。我也不甘示弱的回敬,她的胸罩很快就被我给解掉,运动短裤也被我脱掉,我们一切都静静的来。

她不愿给我脱掉T恤与小内裤。喜欢曝露老婆的我这时潜藏的坏心眼就出现了。悄悄的把被单卷呀卷的压在我这边的身体下,被我弄得意乱情迷的老婆光滑的皮肤热的火烫,仍然带着眼罩,如同每次我们做爱带着眼罩一样。

也许是我也玩得太投入?我一边吻着老婆的润唇,一边抚摸她的胸部,旁若无人的…但是,旁边有人哩!

当我发现阿威就站我们床边时险些张口惊忽!他就站在我们床边,靠老婆那边!正有趣的看着我们亲吻!他的大胆让我有点意外

他竖起大姆指表示老婆很赞!

我观察他的技巧也不过如此!

但我不是我老婆!静怡显然很受用,她又开始伸直双手让「我恣意妄为」,我们一直静静的做。老婆张开紧夹的双腿,我顺势右腿一跨,压着她的粉腿,阿威又对我比大姆指,我则对他比中指。

他邪邪的笑着,手掌顺着乳房往下滑落,我为了看他要干什麽嘴唇顺着含住老婆的乳头,我一直对他摇手表示不可以…说时迟那时快,他的手很快摸过肚脐眼儿,顺着滑落丰腴的小腹,那柔嫩的三角洲…

他并没有伸到裤腰裡去。

我鬆口气.

但他绝对是个老手,因为他的手顺着老婆滑嫩的大腿内侧往上摸索,老婆受不了那麻痒的感觉,抬起腿想避开,当然只是把大腿更进一步羞耻的张开。

我的嘴巴不甘示弱的吸舔的老婆的另一个要害。

他不色不急的玩弄老婆的身体。当他的手就要滑进鬆软的裤边时,又有技巧性的煞住,然后顺着内裤边抚摸那些露出的阴毛。

又滑下去,当他的手再度从大腿内侧缓缓上摸时,老婆本能反射的张开双腿,然后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头,(差点穿帮),她的双腿张开就如同等待解剖的青蛙一样。

我一时忘记,伸手把ㄊ的手臂压在床上,但身体蚀痒的老婆根本不曾细察,我抬起头来看看阿威玩弄的地方,老婆张腿的同时早已把半边的穴穴给露出来…

我开始想到此行目的不是要找男人玩我老婆!

我适时的对老婆说:我去上厕所,等我一下.

阿威在我耳边细声的说:「不如我们……」跟着打了一个交换的手势。

看着小洁那性感的胴体,酒、加上情慾,使人迷失理性。

我和阿威各拥抱着对方的老婆,尽情地宣洩性慾。

阿威起床之后,静怡马上扑到我身上,声音有些呜咽。我知她是觉得太羞涩,只好抱着她温声地安抚。

当晚我们各自揽着自己的老婆在床上睡觉。

半夜裡,我给一些声音弄醒,伸手摸向老婆发觉她不在身边,我矇矓地向声音的方向望去,却给眼前的情况吓了一跳。

只见静怡全身赤裸趴在阿威的床上,半跪地俯伏着,阿威则在她后面双手扶着我老婆的屁股不停地抽插。

静怡紧闭着双眼流露出陶醉的表情,还不时摇晃着身体去迎合阿威的动作。

我吃惊的望着他们,静怡居然乘我睡着时偷偷的爬过去和阿威亲热!我没有作声,默默地看着他们在我面前造爱,心裡又酸又痛。

不一会干完了,静怡静静地穿回短裤爬回我身边,以为神不知鬼不觉。

第二天早上,阿威和小洁离开后,我才质问静怡昨晚的事情。静怡没想到我已把一切看在眼内,只好承认昨天和阿威造爱之后对阿威发生了好感,所以当阿威半夜爬过来挑逗她的时候,便忍不住偷偷地再和他亲热一番。

静怡向我认错,并保证以后不会再和阿威拉上任何关係,我也没有太责怪她,若不是我欲令智昏地和阿威交换性伴,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
这天晚上,阿威又向我提出换伴的要求,我拒绝了,我发誓再也不会把心爱的老婆交给别人玩弄

沿途上静怡也真的没再理会阿威的挑逗,使我大感安慰。

旅游结束后的某一个假日,我在街上遇到小洁,不禁好奇追上去问,阿威最近好吗?小洁的回答却使我呆在当场。

原来小洁跟本不是阿威的老婆,她原是在歌厅裡做小姐的,是阿威包了她一个星期来陪他去旅游玩乐。

阿威让她陪我上床跟本没有任何损失,而我却把真正的老婆让了给阿威来淫辱。

自上次旅行至今已经有三个月了,但我还是对那次交换老婆吃了大亏而感到闷闷不乐。

我不知道静怡会不会介怀,而我当然不会蠢得直问,只是我发现我俩的感情变得澹而无味。

我和静怡造爱的次数亦越来越少,我发觉自己总是提不起劲去造,因为每次造爱我都会想到静怡被阿威淫辱的情景,我想我是要更多时间去冲澹那种后悔和罪疚的感觉。

当我以为一切可以归于平静的时候,一个包 却再次令我跌入无尽的深渊。

包裡有一隻光碟和一封信,寄件人竟然是阿威,他哪会知道我的地址呢?我心裡立刻泛起了不安的感觉。

「这片光碟是送给你做留念的。」信的内容很简单,简单得让我感到害怕,因为我隐约觉得有些秘密将会在那片光碟揭开。

我把光碟放进电脑,发现裡面原来是影像档桉,播放机亦在这时自动执行播放。

镜头影着一张床,周围的摆设像酒店房间似的,我只感到一种熟悉的感觉.

这时有一对男女从镜头的右下角出现,他们都是一丝不挂的互相激烈的拥吻着,男的双手更肆无忌惮的在女的身体游移。

那男的把女的压在床上,慢慢的向下亲吻着,这时我可以看清那女的样貌。

「静怡!?」我惊喊着,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,但镜头裡的女子真的是静怡。

我脑海裡霎时记得,那酒店不正好是旅行时下塌的酒店!那麽,那个男的岂不是阿威?!

阿威吻着静怡的乳头,一隻手则搓揉着她的私处,只见静怡脸上流露出很享受的表情,按着阿威的头不让他离开她的乳房,阿威搓揉着私处的手指也插入了静怡的小穴内不断刮弄。

我真不敢相信,静怡不是答应了我不再和阿威发生关係吗?她是何时熘到阿威的房间和他温存?

为甚麽我完全没有注意到呢?脑海裡的问题在团团转,我只感到一阵晕眩。

我只是目瞪口呆的看着,看着违背诺言的静怡,心裡是阵阵刺痛。

画面慢慢的再次出现,是一个陌生的地方,佈置看起来像客厅一样。

静怡再次出现在画面上,她坐到梳化上环顾四周,但并没有发现隐藏着的摄影机。

阿威接着让静怡躺坐在沙发上,脱下她的裙子,双手拉开她的大腿,把头埋在静怡双腿之间,像回馈刚才所获得的欢愉,舔弄着静怡的阴唇。

静怡闭着双眼,一手按着阿威的头,一手搓揉着自己的乳房,紧锁的眉头看得出她全情的享受着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静怡的双手开始紧抱着阿威的头,双腿也紧紧的夹着,胸口急剧的起伏着,然后紧硬着身子的向后昂,得到了第一次的高潮。

阿威爬起来再次和静怡激吻着,他的阳具是再一次的勃怒着,静怡伸出手握着阳具引导他进入已经氾滥的小穴。

我已经没有心力再看下去,只是盯着画面,看着阿威用不同的姿势抽插着静怡的淫穴,一直到他再次在静怡体内射出第二次的精液为止,画面便再一次暗澹下来。

我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甚麽,只是感到极端的疲倦,可是画面又再一次出现。

赤裸的静怡对着摄影机自慰着,我不知道她是否知道自己的淫态被拍下来,我只知道画面上的静怡就像妓女一样的,搓揉捏弄着自己的乳房,双腿撑得开开的,两隻手指插在淫穴内抽动着,像久旷的荡女一样,任何男人也可以随时在她的股间裡温存享乐。

阿威爬到床上,抚摸着静怡的身体,此时,镜头还出现另一个男人,跟静怡亲吻着。这时我的脑袋像要爆开了似的,心痛得不能再痛,一股恨意完全涌怒出来。

再没有任何前奏,阿威便将阳具插入静怡淫穴内,静怡口裡也没閒着,因为嘴裡已经多了另一个男人的肉棒,淫乱的情景已经不能再给我甚麽震撼。两男像接力般的不断交换位置,一时抽插着静怡的淫穴,一时抽插着静怡的小嘴,有好几次更刺进肛门内。

两男夹着静怡一前一后的抽插着,静怡就像他们的玩具一样,他们要如何干,她就跟着奉迎着,没有一丝羞愧。两个男人的精力像无穷无尽一样,在小穴内射精后又再在静怡的嘴裡抽插射出,静怡的身体应接不暇,口角处流出没法吞下的精液,小穴在男人阳具抽插的过程中不断涌出射了进去的精液,就是连肛门也弄得一塌煳涂,但是静怡还是满脸享受着被淫辱玩弄的性戏。

筋疲力尽的静怡躺在床上,身体每一处地方都是被玩弄过的痕迹,红肿的阴户还流出汨汨的精液,乳房和脸上也有精液布下的痕迹。

激烈的性交行为此时总算告一段落,但下次又会如何呢?会有更激烈的性交在我看不到的时候发生吗?

我不敢想下去,也不会亲眼目睹,光碟是播完了,同时我对静怡的感情也随着结束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