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事老婆性冷淡寻求我的帮忙

时间:2020-01-08

你好像很忧闷的样子,结婚才三个月,是不是行房过多了。”

    李丹向欲言又止只顾喝酒的同事周灿说。平时的来往并不密切,但同样担任老师五年,年纪又相彷,彼此还像学生一样轻松的交谈是有的。今天是放学后,周灿主动的邀他来这个小酒馆。

    “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……”

    周灿终于开口了。

    “商量是可以,为什么选择我呢?”

    李丹不由得问。他在教职员室里很少说话,和其他同事也比较疏远,所以李丹觉得很奇怪。周灿是相反的,属于开朗,轻浮的人,应该有很多人可以商量。

    “我觉得你的口风很紧,可以信赖,而且……”

    周灿说到这儿,把酒杯里剩下的酒一饮而尽。

    “而且怎么样?”

    “你好像对性方面知道不少。”

    听周灿这样说,李丹不由得苦笑。确实看不少色情方面的文库。关于变态方面的心理学或病例也很精通,怪不得周灿会有这种想法。

    李丹雅明,单身,二十七岁,国中的国文老师。其实,他也是另有笔名的色情小说作家。版税的收入,有教员薪水的三倍,随时可以辞去教员的职务,但父亲是县教育委员会的要员之一,哥哥和叔叔又是县警局的高官,所以有关副业的事并没有告诉任何人。

    如果辞去教员的工作,副业的秘密被揭穿的话,一定会受到家人强烈的责难。

    他的性格也不是喜欢引起风波,所以暂时还是做教职员的工作。

    不过,李丹的渊博知识出现在日常的言谈中,也是周灿选他的原因吧。

    “那么,你说吧。我绝对会保密,你放心吧。”

    听李丹这样说,周灿才露出开朗的表情说:“是关于我老婆的事……”

    “哦!张晶晶怎么了。”

    张晶晶是三个月前还是同一所国中的同事,来就任一年就被周灿看中,结婚后便离职。李丹当然和她很熟悉,也参加他们的婚礼。张晶晶还只有二十三岁。

    李丹想起张晶晶的面貌。确实配周灿这样不起眼的人实在太可惜。是真正的千金小姐,不但气质非凡,而且美貌出众,举止大方,任何动作都好像经过考虑,是典型的美丽女人。

    进入思春期的男生,大概都以她为手淫对象吧。连李丹本人心里想着张晶晶,一面手淫也不只一、二次了。

    “她好像有性不敏感症。”

    “什么……”

    李丹不由得反问:“怎么可能,有那么美的身材。哦,对不起……”

    “没关系。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,简直像抱一个布娃娃,最近我都失去欲望。待在家里都冰冷的感觉。”

    “哦……”

    李丹看到周灿苦脑的样子,不由得想张晶晶的裸体,无论怎么想都是会引起男人情欲的成熟裸体。从外表看,一定是很敏感,蜜汁也不会很少。

    “各方面有没有研究过呢?比如说换姿势,或用器具或做化装游戏。”

    “那还得了。”

    周灿瞪大眼睛说:“她的家人都是虔诚的基督徒。避孕都不可以。连保险套都不能用,还能答应背后姿势或假阳具吗?”

    这位轻浮而胆小的英文老师说完后耸耸肩。

    张晶晶的家确实是大财主,他们新家的新房也是女方出资盖的,可能是在女方面前抬不起头来。况且,要求变态行为被拒,把事情告诉娘家,问题可就严重了。

    “对这样的千金小姐,只有用一点时间了。对性交本身可能就有排斥感,现在才只有三个月,再看看情形吧。”

    李丹只有这样勉强应付。

    “如今我倒希望有什么人诱惑她,让她知道什么是快感。这样我反而会感谢那个男人了。”

    分不出周灿的话是认真的抑或开玩笑。李丹看他一眼,点燃香烟。

    这事情过了几天,李丹也忙于工作,无暇顾及张晶晶的事。

    总算事情忙完了,有时间去逛书店已经是再过几天就要过年了。到书店的色情文库书架前,查看自己的书的销路时,突然听到背后有人说话。

    “李丹老师……”

    回头看到的竟然是张晶晶带着笑容站在那里。

    “哦,好久不见。你一个人吗?周灿老师呢?”

    “他和学生们去滑雪了,过了年才会回来,实在太过份了。”

    从张晶晶的话中,感受到对周灿的信赖和爱情。李丹多少感到一点嫉妒。张晶晶已经像个少妇,发型和衣服变化不大,但皮肤更有光泽。好像上下都吸收了男性荷尔蒙。

    “其实不是很相爱的样子吗……”

    又想到周灿所以和小学生去滑雪,可能是因为待在家里感到不舒服。

    “那是什么书呢?”

    张晶晶看李丹手里拿的文库本。

    “这是色情小说。像你这样正直的太太也许不会高兴,但我是单身汉,所以还得请你原谅。”

    李丹没有隐瞒,反而很大方的拿给她看。

    “是李丹老师要看的吗?”

    “是。这个叫张奕田的作家的书,最近很畅销。”

    李丹把张晶晶只看一眼封面的书拿去柜台结账。然后,李丹和张晶晶很自然的一起走出书店,向商店街走去。

    “能不能一起去喝茶呢?周灿老师不在,不用忙着做晚饭吧。”

    “好吧……”

    李丹原以为张晶晶会拒绝,但她很随和的点头答应。一方面是过去的同事,一方面张晶晶好像也是茫无目的的逛街。两个人走进一家茶馆。聊一些婚后的生活或学校的事。

    “为什么你会突然接受周灿老师的求婚呢?”

    李丹提出早就想问的问题。像张晶晶这么聪明,美丽的女人,难免觉得周灿不配。

    “简单的说是时机吧。”

    张晶晶说完,以优雅的动作喝一口柠檬茶。

    “这么说的话……如果我早一天向你求婚,也会答应吗?”

    “嘻嘻嘻,也许吧。”

    张晶晶露出谜一般的微笑,然后又认真的说:“还有学生写情书给我。当然是匿名的。写着仰慕我的话,而且还让我感到难为情……”

    张晶晶说到这儿,停顿下来,好像不知道是否应该说的样子。

    “是不是拿你做手淫的对象等,写着这一类的话呢?”

    李丹这样猜测时,张晶晶红着脸点点头。

    “还说,也许会忍不住,有一天会使用暴力对我……”

    “这样就想辞职不干了吗?”

    “并不是因为我害怕,我是想到我的存在会影响到一些男生。”

    原来千金小姐出身的人会有这样的想法。就在此时,周灿向她求婚,也许认为周灿是很容易掌控的人吧。

    “对了,李丹老师刚才买的书中,也有强奸等情节吗?”

    张晶晶压低声音,看一下四周后说。

    “有的。如果有兴趣,就送给你吧。”

    李丹感到意外,但好像张晶晶一直在注意这本书。

    “可是你买的,你自己还没有看……”

    “没关系。”

    李丹从内口袋拿出自来水笔在封面上签“张奕田”的名字后,送到她面前。

    “这是……怎么回事呢?”

    张晶晶困惑的看着签名和李丹的脸。

    “说实话,这是我写的书。张奕田是我的笔名。”

    “不会吧……”

    “是真的,请打开第一章开始那一页,男主角的名字和学校的教务主任一样吧。”

    “啊……”

    张晶晶看了后发出惊叹声,好像相信李丹的话了。

    “这件事还得请你保密。兼差是犯学校的校规,我也更怕受到我那些家人的攻击。”

    “我还不太敢相信……”

    “不能相信的是你居然会对这个感兴趣。”

    听到李丹这样说,张晶晶的脸红到耳根。李丹于是急忙解释说:“没关系的。女性当然应该有兴趣。这样吧,看完后,请把感想告诉我。没有机会认识女读者,所以听不到她们的意见,不过,这件事就当做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吧。”

    李丹和这样的美女有共同的秘密,内心十分的高兴。同时认为周灿说她有不感症,可能是误会了。

    第二天,李丹在公寓接到张晶晶的电话。好像一夜之间就把书看完了,而且还说有事商量,希望能见面。李丹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。

    张晶晶已经来到李丹公寓附近。李丹就指定在公寓一楼的咖啡厅见面。

    “真想不到是李丹老师写的。不过,书中的人物都是学校的同事,可以说是很好的证明。”

    张晶晶开口就以色情小说做为话题,好像还没有从生平第一次看到的色情小说的兴奋中醒过来。

    “为书中的人物命名是很麻烦的,所以经常使用身边人物的名字。”

    “我感到惊讶的不只是小说的内容。今天上午我还到几家书店看你的色情小说。”

    张晶晶说话时,眼底流露出好奇的光泽。

    “还在一些杂志上答复读者的人生问题。”

    “那是单纯的年轻人提出的性苦脑的问题。”

    李丹对张晶晶能关心到这种程度,感到非常得意。

    “如果我提出问题,你也能答复吗?”

    张晶晶心事重重似的说。可能这才是今天要见面的目的。

    “没问题,你们才结婚三个月,我不认为会有什么苦脑。”

    李丹为使张晶晶便于开口,把话题转到她的婚姻生活上。

    “很难开口……”

    “我不会密的。我保证谈完之后,我就会忘得一乾二净。”

    就在此时,店内的客人多了起来。可能是年假的关系,很多是全家一起来。

    “在这里……”

    “这样吧,我的房间在这里的十楼,你看怎么样?”

    李丹不给张晶晶考虑的机会就站起来。搭电梯到十楼的房间。

    这时候,张晶晶没有犹豫的样子,好像对老师兼色情小说作家的双重性格的李丹感到兴趣。

    李丹的公寓是二房一厅,除书房,卧房外,还有一个大客厅。表面上是穷教员,服装和汽车都是使用便宜货,房里的家具类却都是高级品。张晶晶似乎忘了要商量的事情,只顾看客厅里的设备或书房里的藏书。

    这时候,李丹播放轻松的音乐,在泡好的红茶加几滴白兰地。

    “我们现在开始谈吧。”

    当面对面坐下来时,张晶晶好像看到李丹的另一方面豪华生活,心情似乎还没有完全静下来。当然这是李丹计算好的。让对方进入房里,一切便能按自己的方法进行了。

    “说起来,这种难为情的事不方便和别人谈。可是老师已经有很多经验,所以……”

    “是,什么事都不会吓倒我的。”

    “我……没有快感……”

    张晶晶的声音很小,说完便低下头。李丹早就想到,所以并不惊讶,反而以安慰的口吻说:“不是什么特别稀奇的事。”

    张晶晶听后,反而意外似的抬起头。

    “尤其像你这样认真的人,对有快感,会认为是淫秽,心里上禁忌很大。”

    李丹慢慢使张晶晶的情绪稳定,仔细的询问性生活或初次经验的情景。说是为了商量,倒不如说是为了个人的兴趣。不过,张晶晶被催眠似的,对任何问题都很诚实的回答。

    果然,张晶晶和周灿结婚以前是处女,更令人惊讶的是连手淫的经验都没有。

    “唯有这件事,很可能你自己认定是这样的。没有实际看到,我无法回答。”

    对李丹的话,张晶晶一点也没有心生危机感。脸颊红红的,红茶里的白兰地也许发生效用了。

    “就以治疗的目的让我试看好吗?我发誓,不会越过最后的关系。”

    李丹心里说着除非你要求。也就是说有了要求就会超越关卡。也深信她会这样要求。

    “这样……我是有丈夫的……”

    “这不是外遇,也不是绮恋,而是为了治疗,况且,你先生不是丢下你和女学生去滑雪了吗?”

    “啊……”

    李丹放倒沙发的靠背,压到张晶晶的身上亲吻。张晶晶的呼吸稍急促,挣札的动作也软弱无力,然后完全放弃似的被对方的舌头插进嘴里,或解开上衣的钮扣。

    李丹吸吮张晶晶甜美的湿润舌尖,拉下乳罩,搓揉乳房。李丹的嘴唇下移到脖子上。把乳头含在嘴里,右手伸入裙内。成熟的内体开始扭动,使李丹兴奋。迫不及待的把张晶晶的裤袜和三角裤一并拉下。

    看到丰满的大腿,和散发出脑人芳香的阴毛。李丹立刻把脸贴上去,鼻尖在阴毛上摩擦,舌尖进入阴唇的内侧。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可是一点反应也没有。身体没有颤抖,也许听不到哼声。

    尽管李丹舔阴核或用舌尖摩擦肛门,都没有溢出蜜汁,只是沾上李丹自己的唾液。阴唇的色泽鲜艳,可能没有手淫的经验,阴核如少女般未发育。

    抬头看张晶晶凝视半空中,双手交叉在胸前。

    “你接受丈夫的爱抚时也是这样的吗?”

    李丹也觉得无趣,用冷漠的声音说。这种情形正如周灿所说,像面对一个布娃娃。知道爱抚停止,张晶晶像从梦中醒来,双手松开,轻叹一口气。对赤裸的下半身好像没有感觉,使李丹觉得她像一次元的女人。

    “过去你都没有湿润过吗?”

    “有……有两次。”

    张晶晶小声回答。

    “什么时候呢?”

    “看到学生的情书时,还有昨晚看到老师的小说时……”

    “这样说来……你是对强奸的场面或淫话很敏感。”

    李丹终于找到答案。像刚才李丹的爱抚或周灿那种有顾虑的性交,实在太温和了,使得张晶晶毫无感觉。

    “知道答案就简单了。”

    李丹突然用力打张晶晶的耳光。

    “啊……”

    随着轻脆的声音,张晶晶发出尖叫。李丹的手掌留下舒畅的弹性感。

    “你说,请强奸我吧!”

    李丹说着,从客厅的墙角拿来红色的绳子,困绑张晶晶的双手。因为要向s杂志投稿,虐待的道具大致还算齐全。

    “啊……饶了我吧……”

    张晶晶的反应有了变化。脸颊排红,可能对未来有快感或恐惧的期待,眼睛里散发出亮丽的光泽。不感症的原因很简单。

    生长在家教严格的家庭,再经过戒律严格的教会或学校严厉的女子学校,潜意识的受到暴刑成为期待的愿望。

    李丹把张晶晶的双脚也困绑,分开很大后绑在床脚上。李丹自己也脱光衣服,露出凶猛勃起的阴茎。

    “怎么样?是不是想要我把这个东西插入你的阴户里?”

    骑在张晶晶的脸上蹲下去,用阴茎拍打张晶晶的脸时,张晶晶仰起头喘息。

    “张晶晶没有反应,周灿就应该发脾气,以暴力对待她,不该借口去滑雪而逃避现实。”

    “啊……说吧……继续说吧。”

    张晶晶换一个人似的喘息,期盼用语言和行为羞辱她。

    “喜欢受凌辱吗?你这个变态的母猪!”

    李丹本来觉得像演戏的真话很难为情。但对张晶晶似乎发生很大的效用。李丹捏住乳头,用力拉又拧。

    “噢……痛……”

    张晶晶上身向后仰,呼吸也急促,表情充满喜悦,乳头也开始勃起。

    “在给你插入之前,要舔这个东西到我说好为止。”

    “唔……”

    李丹把阴茎塞入张晶晶的嘴里时,觉得自己也有了快感。张晶晶的牙齿没有碰到阴茎,还能吞入到喉咙深处,用力吸吮。

    张晶晶的嘴温热,阴茎被大量的唾液包围,不停的振动。

    “还要用力舔。要发出声音吸吮。你敢偷懒就会这样!”

    李丹拿起皮带打张晶晶的肚子。

    “噢……”

    李丹并没有用力,但张晶晶还夸大的颤抖,更用力吸吮阴茎。

    周灿从滑雪回来还有一段时间,但不能在张晶晶的身上留下痕迹,所以困绑她的手脚时,并不是很紧。

    不久,李丹从张晶晶的嘴里拔出肉棒。她的口交毫无技术可言,但强烈的吸吮使李丹快要控制不住。再一次的回到张晶晶的胯下时,和先前完全不同,有了很大的变化。阴核固然小,但已经勃起。阴唇也分开。而且,花瓣的内侧开始溢出蜜汁。

    用手指拉开阴唇时,在里面的洞口也看到黏液。李丹的脸贴在大腿根,吸吮蜜汁,用舌头舔勃起的阴核。

    “啊……”

    张晶晶的身体跳动,发出脑人的哼声。

    “有快感了吗?”

    “是……”

    张晶晶呼吸急促的回答,肉洞不断的溢出新的蜜汁。李丹用舌尖不停的攻击阴核,也用舌头舔肛门。李丹从床柜拿出小型的假阳具,塞入肛门里。

    “噢!什么东西……”

    因为掌握的时机适中,椭圆型的小假阳具一下便进入肛门内,只露出一条连接开关的电线。打开开关时,从肛门深处传出嗡……的声音。张晶晶开始扭动屁股。

    “不要……好奇怪的感觉……”

    张晶晶的脸全部是汗,不停的扭动雪白的裸体。李丹的阴茎也到达忍耐的极限。

    “现在你想要什么?你自己不说,只好永远这个样子了。”

    李丹继续用手指玩弄阴核、阴唇,像要增加她的焦燥感。

    他是在遵守除非张晶晶要求,否则就不会超越关卡的语言。

    “求求你……一直粗暴的到最后……”

    张晶晶用软弱无力的声音说。对自己的无耻要求就好像快要达到性高潮了。

    “好!那就给你插进去。反正不会有人来救你。你手脚又被绑起来,也无法逃走了。”

    李丹像在演戏,但一再强调张晶晶是失去自由而被强奸的。

    “噢……”

    张晶晶听后仰起头,从阴唇又溢出新的蜜汁。李丹这才进入张晶晶的双腿间。将龟头对正肉洞口后猛然插入。

    “唔……救命呀……”

    张晶晶含着泪,全身颤抖。无比的快感使李丹忍不住要射精,但还拼命的忍耐。

    紧度和湿润度都相当好,黏膜好像缠在阴茎上。而且还在肛门里振动的假阳具,隔一层肉,把振动传到阴茎上。李丹拼命的克制自己的冲动,开始抽插。

    “啊……太厉害了……这样的还是第一次……”

    张晶晶的声音因兴奋而沙哑,似乎也对自己身上的变化感到恐惧。

    “你说呀!被强暴的滋味如何?”

    “啊……不要说了……我的身体怪怪的……就好像要溶化了……啊……”

    张晶晶的身体如波浪般的起伏。现在的张晶晶将要迎接生平第一次性高潮。李丹也不说话,向终点猛烈冲刺。

    这时候,张晶晶好像也要达到最高潮,大概担心自己会发出太大的欢喜声,突然咬李丹的肩头。

    “唔……”

    李丹感到惊讶,像女神般优雅的张晶晶,终于兴奋到极限。

    张晶晶的牙齿陷入肩里,带给李丹疼痛中夹有快感的舒爽,开始喷射。大量的精液直接打在子宫口。张晶晶又遭遇到身体几乎溶化的强大快感。

    “我要死了……”

    张晶晶的嘴离开肩头,说完便开始痉挛。当李丹把最后一滴射出,停止振动时,张晶晶也像最后一条生命线断裂,全身无力的昏过去……

    新年后,周灿从滑雪场回来。

    “后来我想了很多。你用粗暴的方法对付她怎么样?”

    李丹主动的约周灿喝酒,说:“她是生长在深闺中的千金小姐,也许响往粗暴的行为。”

    “可是,她厌恶或视我为变态的话……”

    周灿还是胆小如鼠。看周灿的样子,不像在滑雪场和女生之间有什么问题。

    女学生都采取团体行动,周灿婚后,胆子似乎更小了。

    “你就当做被我骗,试试看吧。她反抗的话,用绳子绑起来,当做强奸那样的干就行了。”

    “那样行吗……”

    “如果还不行,在她生气之前道歉,就说是受到我的唆使。”

    “我可以说你的名字吗?”

    “当然可以。成功的话,你可要好好的请我喝一杯酒。什么事都是开始最重要。”

    听李丹如此说,周灿似乎心动了。尤其是去滑雪一段时间,性欲也积存不少吧。这一夜就这样分手。李丹也为新学期的课业做准备。

    不过想起张晶晶第一次达到性高潮时,李丹便兴奋不已。张晶晶昏迷时,李丹感到惊讶,也担心引起性痉挛,所幸并没有发生。

    对李丹也带来强烈的快感,担心会迷上张晶晶的肉体。

    张晶晶有了第一次快感后,连续要求。结果两个人就在宾馆过年,一直到周灿滑雪回来的前一天,每天都在宾馆玩强奸游戏。

    一旦对性感有了觉醒,张晶晶的肉体显得更完美。她对快感相当贪婪,养成达到性高潮要昏迷前,一定会咬李丹肩膀的习惯。

    到如今,李丹的肩头还有无数的伤痕,平时走路都会感到痛。性高潮也有各种形态,但咬人的这种习惯实在很麻烦。在忘我的情境中,如果咬的是脸,可能连学校都不能去了。

    不过,张晶晶也不一定是很爱李丹,只要有人和她玩强奸游戏就行了。这个人以她的丈夫周灿可能是最适合的了。

    新学期开始了。开学典礼后,在教职员室准备开会前,周灿来到李丹的旁边坐下。

    “谢谢,一切顺利。”

    周灿在李丹的耳边说。

    “真的吗?恭喜你了。”

    “刚开始我还战战竞竞的,当我说你不听话,我可要强暴时,她就变老实了。她有了快感,岂只是快感,她还昏过去了。”

    “那太好了。”

    “这是你的功劳,今晚我要好好的请你。”

    “好极了。”

    李丹点头后,拍一下周灿的肩膀。

    “痛……”

    周灿突然皱起眉头大叫。

    “喂,你们在干什么!会议要开始了!”

    教务主任用斥责学生的口吻说。周灿耸耸肩,李丹则苦笑。